世界杯,小組賽之後難耐的兩天歇息終於熬過去了,眾神們回來了。但是,烏拉圭前鋒蘇亞雷斯不見了。因為,蘇亞雷斯在小組賽中咬了意大利後衛基耶利尼的肩膀。於是,國際足聯發配這位牙神回家看電視,與廣大球迷同等待遇。
  這段評論有點俏皮,但真真是黑色惡毒:“如果說代表板球的聲音是球棒擊打皮革的脆響,那麼代表足球的聲音是不是牙齒釉質與肩胛骨碰撞發出的嘎吱聲?”什麼意思?蔑視蘇亞雷斯是野獸、是魔鬼?
  在國際足壇,蘇亞雷斯相當出色,勇似中國張飛。張飛彪悍,但他嗜酒鬥狠,並因此送命。然而,如果張飛沒了嗜酒之魔鬼,他的神勇之天使必也插翅而飛。
  蘇亞雷斯咬人,確乎像是蹣跚小兒的原始舉動。事實上,成年人心裡一直都有原始的魔鬼,後天的教育和訓練無濟於事。而蘇亞雷斯的開牙,更是受球場上的極度刺激。“開牙”,少時逗蛐蛐的術語。
  有人覺得蘇亞雷斯得了強迫症(OCD),要去看醫生。一些科學家猜測,當專註於生存的大腦迴路占據主導,就會導致強迫症,百分之一的患病率。比如,有人一遍遍洗手,有人一遍遍查看門窗是否鎖好,有人一遍遍回憶人名,還有富人把超市的東西一遍遍免費往家搬。對了,我想,那個在家裡囤了1個億鈔票的魏鵬遠,他一定有強迫症。
  強迫症是怎麼生出的?連醫生都在胡猜,那還有必要看醫生嗎?和強迫症一樣時髦的是抑鬱症,它發作更多的是在官場,而不是球場。魏鵬遠可能是二症兼得。
  不論老幼,不分草根精英,強迫症不挑食,魔鬼普度眾神。大衛·亞當寫了本書《停不下來的人》,記述了一些名人的強迫症故事,比如二戰英雄溫斯頓·邱吉爾不敢坐船,他總是擔心自己可能會跳進海裡,這樣的人竟然還當過英國海軍大臣。還有童話作家安徒生老害怕被活埋,於是每晚在床邊放一張紙條,告訴別人他只是睡著了,沒死,別動土。
  有這些精英幫襯,蘇亞雷斯對自己心裡的魔鬼也不必自卑了,天下人同此魔。當然,蘇亞雷斯看球時最好給他個塑料人,並給塑料人綁上護肩。
  寧財神著急時不咬別人,只是啃自己的手指。這廝出名的是《武林外傳》,我等一輩子也寫不出來;是《非誠勿擾》嘉賓,我等半步也不敢邁上那粉色的殿堂。寧財神也有強迫症,必要力透紙背、語驚天下。當他不滿意時,除了啃手指,就是吸毒。
  太自信了,寧財神以為自己來去飄逸,不會被毒品強迫。但警察不認為他是張學良,必定無法掌控自己,一不留神就會危害《非誠勿擾》24位美麗的女嘉賓,於是在6月26日世界禁毒日,把他拿下。在這個日子抓典型,是一種殺雞儆猴的工作方法,以寧財神的名氣,定當威震四方。
  可是,不知為什麼,宣傳幹部在實施時,刻意隱去寧財神的大名。@平安北京發佈情況通報稱,根據群眾舉報,查獲了吸食毒品的“國內知名編劇、作家陳某某”。寧財神原名陳萬寧,很多人並不知曉,於是,@平安北京進一步解釋:“陳某某曾經被譽為中國第一代網絡寫手領軍人物,因創作2006年播出的一部章回體古裝情景喜劇成名,現為編劇、作家,曾為某衛視生活服務類節目主持人”。
  這段話適合進入中學考卷。問題是,宣傳幹部為何要出此懸疑考題?為何要使宣傳效果打折扣?我想,他們一定是習慣了這樣說話,比如領導不在、相關部門、無可奉告。宣傳幹部也有強迫症。
  蘇亞雷斯的神勇,寧財神的飄逸,雖然吸引眼球,但不算霸氣,不算大器。大器者乃荷蘭範佩西,晃悠悠一步反越位,陽光燦爛單槍匹馬淡然告知:我要進球了?然後,球就過頂飄進網窩。西班牙後衛莫暴躁,紅牛門將莫起跳,一切都已頂層設計,一切努力都徒勞,一切皆簡單,一切茫茫寂無聲。
  但這隻是球場上的表象,誰敢說知範佩西心裡有沒有魔鬼?用烏拉圭總統何塞·穆希卡怒斥國際足聯的話,“一群狗娘養的”。  (原標題:眾神心裡有魔鬼)
創作者介紹

SANDY

capbhdjp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